千振振

愛上少年偶像

?他又叫我n醬

今天,社恐废宅再一次站上讲台,这次是做了纳新的讲话。

几次引起了大家的笑声,我想效果可能还不错。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明明看着下面一双双我不敢对视的眼睛心里拼命排斥着不得不在将来和他们中的一部分一起吃饭一起工作的事实。我讲完就拿合唱比赛录音做借口告假逃走了;实际上合唱本来可以姑且算作我的特长的,但自从加入合唱团这就再也不是我的特长了。回去的路上想起人间失格里说的,惧怕人类而要通过搞笑来取悦他人和保护自己。废宅自己是不敢自比文豪的,他只是想到这个,更感到己身的弱小而已。

“他把刘海扎了起來,那撮头发傻气地支楞在脑袋上,像独角兽的角。如果他是一个可爱的小孩,我就会直接说‘他像一只独角兽’了。”

在地铁里和旁边也要坐到终点站的小姐姐一起静音倍速看完了15日月曜。我们一直没有说话,就是把手机放到了中间,悄悄发出笑声。

又坐过站了 我的头不知道有什么用

我走在西瓜虫大街上,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一只西瓜虫。西瓜虫大街其实是灌木丛中一条窄窄的红砖路,不过对西瓜虫来说就是条很厉害的街,大概像我们的朱雀大街那样又宽又阔。我低头小心走在熙熙攘攘的西瓜虫大街上,不希望踩到任何一只慢慢的西瓜虫。

8102到9102,一千年了,我还没学会日语。

洗手台上放着
一根有正常黄瓜两倍那么长的黄瓜

发呆真是令人安心的活动,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社恐废宅社团?同校的宅可以互相见面,一起躺在活动室里各玩各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试图维持对话,把沉默作为所有活动的主题,时间久了说不定就可以得到很多非常安心的线下社恐宅伙伴。

熄灯以后走廊里传来铿铿的脚步声快速走过我都会幻想是不是什么美女杀人狂魔;没有,一次也没有,波特先生半夜惊醒看见有人执刀割破他的床帷这种事我永永远远也遇不着。